中国书法论坛

国展状元、国展精英100元一件起大型特惠专场!神龙本兰亭序最大原色图逐字上传天心月圆----弘一大师书法展 张迁碑原石、衡方碑原石、泰山刻石(清翻)原石
泰山经石峪金刚经原石场景思进轩画廊嘉德堂自在天

在线用户 - 共 2 人浏览本贴
 
标题: [书学] 米芾终究说什么——郭有生
郭有生
注册会员
Rank: 3Rank: 3



UID 64611
精华 0
积分 105205
帖子 228
金钱 100470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5-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12-18 09:26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米芾终究说什么——郭有生

                           米芾终究说什么

                             文/郭有生


       米芾在《海岳名言》中有这么一段很有名的话:

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海岳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上复问卿书如何,对曰:“臣书刷字。”
      米芾的这段话 是在徽宗崇宁二年癸未1103年他53岁或其后54岁时,在书学博士这个职位上,对当时的书法名家作了评价,但由于苟简,因此终究说的是什么意思,后世人总感到扑朔迷离。
      他说“蔡京不得笔”,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蔡京不掌握笔法”,这以我们现代人的理解,连笔法都不掌握,又怎么能成为“以书名世者呢”?他的书法,有许多评价,如《宣和书谱》评论蔡京书法:“其字严而不拘,逸而不外,规矩正书如冠剑大臣立于庙堂之上;行书如贵胄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大字冠绝古今,鲜有俦匹。本朝题榜不可胜计,作龟山两字,磐结壮重,笔力遒劲,巍巍若神龟之载昆仑,翩翩如大鹏之翻瀚海,识与不识,见者莫不耸动。”这也说明蔡京书法确实非同一般。
      那么米芾认为怎样才算“得笔”呢?在他的《自叙帖》中有这么几句话值得注意:
其次要得笔,谓骨筋、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如一佳士也。
      又得笔,则虽细为髭发亦圆 ;不得笔,虽粗如椽亦偏。
      显然米芾认为,“得笔”不仅用笔要圆而不扁,而且应当筋骨血肉、神采韵味都很出色,缺一不可。我们由此来思考,就会发现米芾所说蔡京“不得笔”,问题就在“风神”二字。明书画鉴赏家张丑在《清河书画舫》中说:“宋人书例称苏、黄、米、蔡者,谓京也。后人恶其为人,乃厅去之而进君谟书耳。君谟在苏、黄前,不应列元章后,其为京无疑矣。京笔法姿媚,非君谟可比也。”这里说到蔡京的笔法“姿媚”。《宣和书谱》说:“深得羲之笔意,自名一家”,而王羲之的书法风格,也正是“姿媚”的。
     而《宋史》载:“米元章初见徽宗,命书《周官》篇于御屏。书毕,掷笔于地,大言曰:‘一洗二王恶札,照耀皇宋万古。’徽宗潜立于屏风后闻之,不觉步出纵观。”从这段话中的“二王恶札”四字来看,米芾显然不喜欢妍美风格的王体,因此可以推测蔡京笔法像王羲之,“风神”归妍美,这恶札类的特点怎能算真正有值得肯定的风神呢?所以米芾才有“蔡京不得笔”说。
      那么又该怎样理解“蔡卞得笔而乏逸韵“呢?看来米芾认为蔡卞是掌握了笔法,但缺少”逸韵”。这里显然米芾认为蔡卞书法高于蔡京,明代安世凤在《墨林快事》中也是这样认为的:“卞胜于京,京又胜于襄。”这儿关键是“逸韵”中的“逸”是什么意思。“逸”有”闲逸”和”超逸”两个意思,显然这儿不是“超逸”之意,“超逸”说书法是超尘绝俗,有个性,有创造性。清人叶昌炽《语石》论及蔡卞时说”元度行草书皆称能品,《楞严经偈》源出于孙过庭,而其流则为范文穆。重书《孝女曹娥碑》使笔如剑,剑气出。支道林养马曰:’贫道爱其神骏耳’。 如卞书,可谓神骏极矣。”“神骏”,有“神奇新颖”意,正点出了蔡卞书法“超逸”的特点。我们看《孝女曹娥碑》,其行楷当属“险峭”风格,金学智谓险峭“戈戟锸锐,险峻跳掷”,他的笔法正是如此,其钩多见长厚而锐,又方笔丰肥爽利,很有个性特色。
      这样看来,“逸”当是指闲逸,而蔡卞的书法也正是缺乏的这种闲逸的韵味。或者说就是金学智所言的风格飘逸,当“野鹤闲云,翩翩欲仙”,有冲和闲淡之气,《曹娥孝女碑》的险峭岂能闲淡?行书《唐玄宗鹡鸰颂题跋》也是端庄挺拔,也没有闲淡气。《雪意帖》也劲健爽利,也和萧散神远有背。总体分析来看,米芾是认为蔡卞的书法用意过重,没有苏东坡《石苍舒醉墨亭》诗中所说的:“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从米芾的观点也能看出这一点,如他在《答绍彭书来论晋帖误字》诗中写道:“何必识难字,辛苦笑扬雄。自古写字人,用字或不通。要之皆一戏,不当问拙工。意足我自足,放笔一戏空。”一个“戏”字,道出了他的书法理念。在他的《自叙帖》中也说“学书贵弄翰墨。谓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所以古人书各各不同。若一一相似,则奴书也。”又如《跋颜书》中云:“颜真卿学禇遂良,既成,自以挑踢名家,作用太多,无平淡天成之趣……大抵颜、柳挑踢,为后世丑怪恶札之祖,从此古法荡然无遗矣。”这儿“天真”、“平淡”都和这种理念相吻合。
      “蔡襄勒字”,又是什么意思?有人认为“勒”是指“用笔逆涩勒进”之意,我想当是“刻”的意思,人们所说“勒石”就是刻石,所以这儿米芾是说“蔡襄刻字”。这样说,一可能是指中锋用笔、力透纸背之意;一可能是指风格遒劲雄健。但综合分析,这儿暗含着比喻,指蔡襄的字,就像刻工对着别人写好的字,照着刻一样,不同的书写者有不同的风格,自然刻工刻出来也是风格多变。从现在的记载来看,蔡襄一生不断的变化所师对象,所临之帖,而创作似乎多有参照碑帖,所以风格多变,飘忽不定。欧阳修在《笔说·李晸笔说》“蔡君谟性喜书多学,是以难精。古人各自为书,用法同而为字异,然后能名于后世。若夫求悦俗以取媚,兹岂复有天真耶!唐所谓欧、虞、禇、陆,至于颜、柳,皆自名家,盖各因其性,则为之亦不为难矣。嘉佑四年夏,纳凉于庭中,学书盈纸以付发。”比如同是行书《澄心堂纸帖》稳健秀媚;《离都帖》飞逸工巧;《扈从帖》宽博方劲。
      再看“沈辽排字”,其“排”,有“推”的意思,意即他的用笔,是“逆涩推字”,也即笔杆倾斜于行笔方向相反的一面,此“推”一意如古诗“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即用此意;现代汉语中“排山倒海”之“排”,也是此意。北宋魏泰《东轩笔录》中说,“杨大年工小楷,近臣王伯忠及尚书郎蔡玠皆善行书。近世沈辽最善行笔。”这里“最善行笔”四字,大概就是说这个事吧。如此看来“沈辽推字”,逆涩推行,自然显得笔画筋骨遒劲,圆厚有力,我们看他的《秋杪帖》,也确实给人这样的印象。苏东坡说“邻舍有睿达,寺僧不求其书,而独求予,非惟不敬东家,亦有不敬西家耶?”,这句话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我有个邻居沈辽,寺院中的和尚不去求他的书法,反而单单来求我,这不仅是不尊敬我,也是不尊敬沈辽啊!”言下之意,显然有沈辽书法在我之上的潜台词。当时苏轼尚无书名,而沈辽已是名声大震。有书史家认为,沈辽“蔡襄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独步当世,具有较大的名声”(曹宝麟)。
      也有学者认为“沈辽排字”之“排”是“排叠”或“排列”的意思,从他现存的书法分析,是他的书法行笔轴直而不曲,因此一个个字,就像堆叠在一起。如他的行书《动止帖》也是如此。此说也可参考。
      现在看“黄庭坚描字”。“描字”是米芾以线描来类比黄庭坚的用笔。在网络资料上解释说“线描也叫白描,即单纯的用线画画,在线描中线条可以有许多变化,如长短、粗细,曲直、疏密、轻重、刚柔和有韵律等。”由此来看,黄庭坚的描字,一指他的用笔、点画富有变化,如线描有十八描之说:高古游丝描、琴弦描、铁线描、混描、曹衣描、钉头鼠尾描、橛头钉描、马蝗描、折芦描、橄榄描、枣核描、柳叶描、竹叶描、战笔水纹描、减笔描、枯柴描、蚯蚓描、行云流水描;一指他变化多端的用笔、点画富有韵味。十八描正能反映这一点,如资料显示,铁线描“用中锋圆劲之笔描写,丝毫不见柔弱之迹,其起笔转折时稍微有回顿方折之意,如将铁丝环弯,圆匀中略显有刻画之痕迹。在顾恺之、阎立本、李公麟、武宗元等人的作品中,都有‘铁线描‘’的特征。唐代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中,服饰都用中锋细笔勾勒,顿起顿收,笔势转折刚正,如以锥镂石,唤起挺劲有力之感。它体现了书法用笔中的遒劲骨力。”再如行云流水描“此描法宜中锋用笔,笔法如行云流水,活泼飞动,有起有倒。此法以李公麟的描法最为典型。元代汤垕《画鉴》中说:‘(李伯时)惟临摹古画用绢素着色,笔法如行云流水,有起倒。’如李公麟的《免胄图》,迎风招展的旗帜和土兵身上软质的罩衫,线条流畅,笔意清新,如行云流水,舒卷自如。又如他的《维摩演教图》,所画人物的衣纹线条如行云流水,加上画中墨色浓淡的变化,使画中人物表现出圣洁出尘的风采。”黄庭坚的书法点画,何尝不是“劲挺有力”,“活泼飞动”呢?在黄庭坚的诗文中有“走道书堂倚绛纱,瘦藤七尺走惊蛇”、“ 唯有草书三昧法,龙蛇夭矫锁黄尘”等诗句,以龙蛇比喻书法,也能说明他对书法的这种追求。
      在这种变化、韵味中,能体会出他的创造精神,正如刘熙载《艺概·书概》所言:“黄山谷论书最重一‘韵’字,盖俗气未尽者,皆不足以言韵也。要做到’韵胜’,须先求’绝俗’。’绝俗’是’破’,’重韵’是’立’。要做到’韵胜’,还须通’法外之理’,不让陈法约制’韵’的表现。故应上求’绝俗’,下求’无法’,令’书有尽而意无穷。’ ”
       那么“苏轼画字”,又是什么意思呢?宋代何薳《春渚纪闻》卷五“画字”条云:“古人作字,谓之画字,所谓画者,盖有用笔深意。作字之法要笔直而字圆,若作画则无有不圆劲,如锥画沙者是也。不知何时改作写字。”这让我们联想起“尚意”一词,早在清康熙年间,王澍在《翰墨指南》中说:“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其后梁巘在《评书帖》中也说:“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态。”这样的说法周星莲在其《临池管见》中也有:“晋人取韵,唐人取法,宋人取意,人皆知之。吾谓晋书如仙,唐书如圣,宋书如豪杰。学书者从此分门别户,落笔时方有宗旨。”历代人们认为苏轼是宋代“尚意”的领军人物,他在《跋秦少游书》中说:“少游近日草书,便有东晋风味,作诗增绮丽,乃知此人不可使闲,遂兼有百技矣。技进而道不进则不可, 少游乃技道两进也。"这儿“技”是在形而下的范畴,而“道”是形而上的范畴,也即“意”。他还说“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阙一,不成为书也”。这儿“神气”放在首要的位置,可见他对“神”与“气”的重视,“神”自然指思想情感、审美趣味;“气”自然指气质性格、个性特征;都属于“意”。他还说 “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都能反映这一点。宋代的 这种观点,从其他书法家的言论,也能看出这一点。如蔡襄在《评书》中说:“学书之要,唯取神气为佳。若模象体势,虽形似而无精神,乃不知书者所为耳。”
      至于米芾说“臣书刷字”,一般人们凭苏轼的这段话来解释:“"海岳平生篆、隶、真、行、草书,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也就是说“刷”就是“风樯阵马”的意思,一指运笔迅疾,一指笔力雄健,这和“刷”何其相似。因此他的艺术成就很高,《京口耆旧》中说:“建中改元,坡归自岭外,与客游金山。有请坡题名者。坡云:‘有元章在’。米云:‘某尝北面端明,某不敢。’坡抚其背云:‘今则青出于蓝矣’。元章徐曰:‘端明真知我者也’。自尔益自负矣。”连苏东坡也认为米芾青出于蓝胜于蓝,书法高于自己。明代董其昌也有这个意思,他在《画禅室随笔》云:“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东坡之上。即米颠书自率更得之,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
      当然米芾这段话是否这样的意思,还当深入研究。沈尹默的解释,就和我不同,他说:“这都是就个人的短处而言的。写字时,结体必须排匀整,但只顾匀整,就少变化,这是讲结体。用涩笔写便是勒,用快笔写便是刷,用笔重按着写便是画,用笔轻提着写便是描,这是讲用笔。涩、快、重、轻等等笔的用法,写字的人一般都是要相适应地配合着运用的。若果偏重了一面,便成毛病。”现摘录出来,以供大家参考。

作者简介:
     郭有生,诗人,书法家,文艺理论家。网名涛拍山城,陕西佳县人。现为全国名人书画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实力派书画网副总编,北国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国教育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著有《艺术含蓄学》、《墨天望翼——书法丛话》。多年来在《中国美术教育》等杂志和《中国书法网》等网络上发表书法论文65篇,文艺评论及文化散文200多篇,诗歌600多首,楹联900多副。 微信:g347594128

顶部
[敬请关注]
黄中发
论坛区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少儿书画】版主


模范版主   热心会员   创作高手  
UID 29024
精华 0
积分 125742
帖子 1418
金钱 93071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8-3-7
来自 江西鄱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12-18 19:58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部
[敬请关注]
 


----------------------------------------------------------------------------------------------------------------
中国书法论坛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本论坛所有文章、图片中国书法论坛拥有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发表请与我们联系!

论坛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2-21 13:19
粤ICP备15069057号

粤公网安备 44050702000659号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Licensed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441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中国书法论坛 - Archiver